財團法人基督教浸信會六寶教會
今年2019 教會主題:竭力做主工、傳承大使命。   
 

恩典之旅

2015-01-13 22:16:45 , 作者:Judy 瀏覽數:975
摘要:「一步又一步,這是恩典之路。祢愛、祢手將我緊緊抓住…」喜歡這首詩歌中所留露出對主真實的信靠與感恩之情。當我在感恩節走下飛機,結束在日本獨自十四天的旅程時,心中盡是無限的感

「一步又一步,這是恩典之路。祢愛、祢手將我緊緊抓住…」喜歡這首詩歌中所留露出對主真實的信靠與感恩之情。當我在感恩節走下飛機,結束在日本獨自十四天的旅程時,心中盡是無限的感恩。感謝在日本的朋友、陌生人的幫助,感謝弟兄姊妹的代禱,感謝先生的支持,更感謝天父上帝的保守帶領,讓這趟旅程超乎我所求所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這趟旅程從大阪到札幌,一共六站。在第一站--大阪,就遇到無法依計畫進行的情形。原本滿心期待要去京都嵐山賞楓,搭上小火車,沿路欣賞滿山遍谷的楓葉。但離出發約一星期前,卻傳來大板的友人因為寵物鳥病危,可能無法陪我出遊的消息,頓時讓我的心裏涼了半截。於是趕緊提出代禱,希望上帝能夠醫治這隻鳥,讓我們能一起賞楓。然而神有更好的計畫;就在出發前兩天,那隻鳥過世了,我的朋友傷心不已,整日以淚洗面。本有心理準備要去安慰她,待抵達大阪後才得知無法與她會面,讓我非常難過。於是,我提前前往當天住宿的YWAM(青年使命團)大阪基地。能在那裡借宿一晚,也是上帝格外開恩。因為那裡只接待短宣隊,接待隻身客旅還是頭一遭!

 

  我和住在那裡的韓籍宣教士Sarah用英文愉快的交談。我們分享了彼此的家庭、背景和神對我們的呼召。我對她所提到的「Vision Trip」(異象之旅)很感興趣。她談到神如何為她預備、開路,自己如何的尋求、等候神的帶領,諸此種種,對同樣領受海外宣教呼召的我,頗有一番啟發。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Sarah已經「高齡」六十,也當了阿嬤,但她仍以摩西八十歲受神差遣為典範,只要神願意使用,永遠都不嫌老。能認識這位宣教士,並談的這麼深入,那種收穫和滿足,真的是遠超過我去京都賞楓所能獲得的!原來,神都已為我預備了最好的。隔天是星期日,我們和另一位同工一起去附近山上的孤兒院探訪。年輕的同工用生疏的技巧彈奏吉他,帶領詩歌,勇氣可嘉;接著是Sarah個人的見證分享。這次的探訪開拓了我的視野,讓我看見宣教士在外地是如何的服事神。

 

  那天下午,我就搭乘新幹線E700由大阪直奔東京,只花了兩小時四十分鐘。抵達繁忙擁擠的東京車站,在售票機前竟是找不到我要的車站名稱,詢問了身旁的一位老婦人,她問我從哪裡來?接著竟用一口標準的國語回答我的問題,讓我驚訝得目瞪口呆。上帝的恩典隨處都在,祂派來的天使就在我身邊!

 

  當晚我就借宿在日本友人Ayumi的家中,和她美籍的先生Vince一同享用專程為我預備的牛肉壽喜燒。我們邊吃邊聊,沒料到Vince竟夾雜幾句中文脫口而出!原來他二十多年前曾在台灣工作,雖然謙稱自己的國語說得不太好,但卻是字正腔圓。我們談著隔天的行程--我要和Ayumi一起去爬東京的高尾山。剛動完膝蓋手術、作完復健的Vince說他也想去,但Ayumi就是不放心,Vince不斷的說服,表示自己已經預備好…於是,我提議Vince可以穿著護具試試看。而且,我用帶著信心的口吻對Vince說::「我會為你禱告,這樣你明天爬山就沒問題了!」Vince說了兩次::「I take it.」(我接受)這樣,Ayumi也就沒有話說了。

 

  在前往高尾山的電車上,我約略和Ayumi及Vince聊到彼此的信仰背景。Ayumi是位虔誠的佛教徒,我也尊重她的信仰;而Vince承襲母親的天主教信仰,很久以前有去過教堂,自認是天主教徒。我衷心祈禱,他能真認識主。

 

  能有機會去爬高尾山,一直是心中的夢想。尤其是它有「東京第一高峰」的美名,讓不擅於爬山的人也能有一種成就感。原本以為標高只有五百九十九公尺的山,應該是輕而易舉的。但從一出發沒多久,一路就盡是超過四十五度的斜坡,讓我氣喘吁吁。但身體也因而暖和起來,不再感覺空氣的凜冽。此時的Vince早已在Ayumi的囑咐下,搭上電纜車準備在中途與我們會合了。感謝主賜下晴朗的好天氣,一路上欣賞著上帝所創造的大自然:銀杏、紅楓、花草、樹石,在這一片日本人所謂「大自然的恩惠」中盡情的徜徉。

 

  好不容易登上山頂,我們在高尾山標高紀念碑旁拍照留念。Vince激動的說:「這張相片一定要好好保存下來!」知道對他來說,能夠克服腳傷,這一刻真是別具意義。感謝上帝,祂是垂聽禱告的神,當人願意相信時,祂就要做奇妙的工作。如同希伯來書十一章一節所說:「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,是未見之事的確據。」那還未看見就相信的人,真是有福了!

 

  隔天早上,我和Ayumi騎單車到附近的摩周湖。能在東京騎鐵馬,是我料想不到的。我們沿著湖畔散步,因為是週間,所以遊客甚少。兩座由英國人設計的儲水桶,歐式的風格座落於湖中,成為摩周湖的一大特色。這天晴空萬里,Ayumi手指著對面的一座山說:「那就是富士山。」見它的山頂上被靄靄的白雪覆蓋,一副雄偉寬宏的氣勢,加上兼容並蓄的溫雅,無怪乎它會成為眾多日本人心靈的故鄉;看見它,就彷彿看見了希望。而我何其有幸,竟也能一睹它的風采,這原本不在我的規畫之中呢!

 

  稍後,我們前往昭和紀念公園。偌大的公園裡,正上演著一場「黃葉與紅葉的慶典」,主角便是銀杏和楓葉了。走在超過三百公尺長的銀杏大道上,兩旁巨大的銀杏枝幹撐起一片天,構成一條絕美的黃金隧道。銀杏的葉片不斷隨風飄散,灑滿了整個地面,那份美麗和安詳,真讓人有如置身天堂一角的感受。除了銀性之外,楓葉也是這裡的主角。它們或綠、或橘、或黃、或紅,將整座公園點綴裝飾著充滿秋天的氣息。深紅的楓葉映照在藍天下,成為記憶最美好的收藏。上帝在此大大滿足了我賞楓的渴慕,補足了無法在京都賞楓的「缺憾」。然而這裡的楓葉紅了七、八成,比關西的五、六成來的漂亮呢!

 

  旅程的下一站,我在琦玉縣的川越市與鈴木小姐會合,再一同前往位於東岸的橫濱,目的地是許多觀光客常去的拉麵博物館。博物館裡面有數十間口味不同的拉麵店,搭配古老的街景、座椅,讓人彷彿走進了時光隧道。我們在狹小麵店用餐的同時,也享受著這不一樣的氛圍。鄰近就是橫濱港口,幾艘大型輪船停靠岸邊,不時有成群的海鷗群聚碼頭,散步其中;當牠們成群低空掠過的時候,卻是讓人驚心動魄。傍晚,我們抵達台場,為了要一睹知名的日劇拍攝景點--彩虹大橋。夜光下的它正閃爍著不同的光芒。在餐館裡,隔著落地玻璃窗,欣賞倒映在河面上的彩虹大橋,美的令人難以置信,能夠這麼近看著名的景點,也算是完成了一樁心願。

 

    翌日,我們依計畫前往迪士尼海洋樂園。儘管天氣寒冷,氣象預報也提醒出門要帶雨具,我仍禱告祈求上帝,如果可以的話,讓天氣穩定一些。由於鈴木小姐生性較為膽小,我們搭乘的遊樂設施不多,也因此我們能在中午變天之前,就逛完了大部分園區;拍了許多相片,還和迪士尼的卡通人物互動、拍照,記錄愉快的時刻。午餐時間下起雨來,各家商店、餐廳紛紛擠滿了人,賣傘的生意特別好。我們走進一家日本知名的甜點連鎖店,點了菜單上最是誘人的水果冰淇淋。多層的花生、香蕉、草莓冰淇淋,上面再鋪滿各色新鮮的水果,看了就令人食指大動。像這種只能在電視上看的到卻吃不到的美食,雖然要價一千多日幣,還是擋不住它的吸引力,索幸當起了「一日公主」,盡情品嚐這一份畢生吃過最好吃的甜點。

 

  不知道你印象中的宣教士是什麼模樣?在我的印象中,他們不外乎一直在傳福音、發單張…等。直到我抵達第四站--位在千葉縣富里市,一位來自台灣的YWAM宣教士朋友J家中,這樣的刻板印象才開始被打破。我們一起去加油站購買電暖器用的燈油,去超市採買烹煮的食材…原來,宣教士和我們相同,也必須為生活大小事忙碌著。由於住處的位置偏僻,她出入都得開車。而她的車子車齡已經十年,車況不佳,冷氣也失修,夏天只能忍受酷熱,換車的計畫全交在神手中。

 

  J在不小的庭院裡種植了各種蔬菜,除了自己食用,也可將心得或遇到的難題,和別人分享或請益。她正在嘗試中的魚菜共生系統,是利用錦鯉魚的排泄物當作植物的肥料,經由硝化菌轉化,及光合作用淨化水質,達到「魚幫菜,菜幫魚」的目的。期望未來能將這種天然的栽培方式,推展到土地遭嚴重輻射汙染的福島災區。

 

  J除了平常的聚會和探訪,也參加了當地的繪畫班及桌球社,為的是能接觸更多的人群,有更多傳福音的機會。隔天是週六,我們一起參加由富里市公所舉辦的「紅蘿蔔健走」。感謝主賜給我們風和日麗的好天氣,參加的人大約有兩百人。先一同作完暖身操後,便分組沿不同路線前進。一路上陽光燦爛,晴空萬里,我和J的桌球社朋友們,一邊踏著輕鬆的步伐,一邊愉快的交談。我們行經一片又一片翠綠的紅蘿蔔田,第一次見到紅蘿蔔田的我,不禁拿起手機拍照。沿路的每個路口都有熱心的志工指揮著,並且親切的問候,讓人倍感溫馨。這一趟十公里的路程設有兩個休息站,其中一站還提供鮮榨甘甜的紅蘿蔔汁,及可口的寒天紅蘿蔔果凍,幫大家加添心力。大約走了兩個半小時,終於抵達終點,許多人為我們鼓掌喝采。每個人可得到一袋的「戰利品」,裡面有三袋當地產的紅蘿蔔、及兩罐紅蘿蔔汁。另外,還可獲得一張走完全程的「完步證」,讓人頗有成就感。

 

  中午我們就和桌球社的朋友,一起去義大利餐館用餐。大家分食著各式美味的義大利麵、披薩,吃得很愉快。待要結帳時,每個人攤開錢包準備平均分攤,這時鄰座的森下阿姨竟然對我說:「妳來日本玩,這一餐就由我請客。」我開心得趕緊向她道謝,感謝上帝奇妙的恩典,更期盼有一天這位森下阿姨也能認識主。

 

  晚上,我和J一起享用她所烹煮的晚餐。我們聊了將近兩個小時,談論各種不同的話題,也談到她在日本服事的心路歷程。能夠這樣近距離接觸一名宣教士,對我彌足珍貴。雖然他們也有軟弱的一面,但仍然持守崗位,在異地忠心的服事主。此外,宣教士也和我們一般,能夠保有自己的興趣。像J就喜歡動畫,喜愛看「海賊王」。飯後,原本我要練習吉他,彈奏隔天主日敬拜的詩歌。但J認為我已經幫忙煮愛宴,且一整天下來已經很疲憊,便告訴我明天不一定需要我彈吉他。這是一份出於疼惜的保護和關愛,但我只想有更多的服事機會。雖然心裡禱告按神的旨意成全,但隔天當我得知不需要我彈吉他時,仍然非常失望。然而,我學習順服,因為神的意念大過人的意念,只要神在其中完成祂所要做的工作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  早上十點多,成田國際教會的會友陸續抵達。由於居住的比較分散,他們都得開車三、四十分鐘才能到達。在等待的同時,我和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Natasha姊妹愉快的用英文聊起來。在日本能和人用英文這般流暢的談話,格外有一種「他鄉遇故知」的親切感。

 

  我的宣教士朋友J帶領敬拜。小小的聚會場所,雖沒有敬拜團的華麗,但當我們向神徜開心的時候,神的榮耀就要與我們同在。我們用日文和英文唱了幾首簡單而優美的詩歌。當重複唱著一首日文版的「This is my desire」時,神的靈感動我,使我熱淚盈眶。唱完詩歌,由一位弟兄帶領讀經;接著是為代禱事項一同守望。之後,大家一起享用愛宴。雖然我煮的並不合乎日本人的重口味,他們甚至從廚房端來許多罐調味品,但我們仍吃的很愉快,正如詩133 : 1所說:「看哪,弟兄和睦同居,是何等的善,何等的美。」

 

  J送我到成田車站坐車,接著便又趕往未能參加聚會的兩位姐妹家中探訪。我衷心感激她的接待,願她所到之處都帶下神的祝福。

 

  週日下午的東京車站塞滿了人潮,恰巧又遇到三連休,更是讓人寸步難行。開往東北的Hayabusa淺綠和白色車體,流線造型,新穎氣派的外觀,一進站便吸引眾人的目光,紛紛拿起手機拍照留念。一路上天色逐漸昏暗,待抵達青森,已經晚上八點多。這裡的車站甚為冷清,但站務人員卻親切可掬,那種來自鄉土的親和力,讓我從一開始就愛上了青森。外面刺骨的寒風迎面襲來,溫度只有七度左右,但一顆心卻是雀躍不已,我的日本行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。

 

  青森縣位於本洲最北端,三面環海,狹長而彎曲。因此,我的朋友北川小姐從陸奧市開車來接我,就得花上兩個半小時。一坐上車,我就送她一份見面禮--因為她會中文,我便送她一本新譯本的中英文聖經,讓她驚喜不已。我們首先去參觀停靠在青森港口的青函連絡船。這種連絡船自明治時代,便擔負著青森和函館之間的交通重任,直到1988年青函隧道開通為止。我們登上甲板,進入船艙、指揮室參觀,也坐在保留下來的船艙座椅上,從窗邊眺望海洋天際,想像眾多日本文學作家筆下的登船模樣,一如走進了這些文學作品之中。

 

  原本冀望能在青森見到人生的第一場雪,但天氣晴朗,我只能在駛往青森縣首府--弘前市的路上,遙望岩木山的山頂那一撮積雪。沿路上盡是一座座因季節而關閉的蘋果園,青森的蘋果堪稱日本第一。想吃當地蘋果派的願望,在一所由外國人教師館所改建的咖啡廳裡得到了滿足。這是一所歷史超過百年的洋風建築,是為當時所招聘的外來教師所建造的。由於咖啡廳的前身就是當時的餐廳,典雅的桌椅搭配蕾絲窗簾,充滿了浪漫與古典氣息。走進其中,讓人有公主一般的幻覺。而在隔壁,也是一棟美崙美奐的巴洛克建築,有著紅色的圓頂屋瓦,綠色的窗台、白色的牆壁,像極了童話世界裡的城堡,這是舊的弘前圖書館。在明治初期,為了導入英語教育,許多外國人在此定居,其中也包括基督教的宣教士,因此,至今仍保留許多當時遺留下來的建築物。我們參觀的下一站--弘前長老教會,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

  這座教堂建於1874年,是仿義大利的建築。乳白色的外觀,加上淡藍色的高聳玻璃窗,在晴空下顯得分外耀眼。由於是非聚會時間,大廳內見不著人影,本想就此停住腳步,但北川小姐卻想進去禮拜堂看看,我們便走進去,雖是四下無人,但這卻是她畢生第一次走進教會。臨走之前,她又隨手拿了許多福音單張、週報等,看得出來她在屬靈方面的渴慕。

 

  在回程的車上,氣候變得更是寒冷,還不到四點半天色就快全部暗下來。我談起自己的信仰歷程,並且提到我的母親是多麼單純的倚靠主…讓她聽得津津有味。感謝主,讓我和日本朋友能這樣自然的傳福音,是祂在北川小姐的心中動了這奇妙的善工!她打算近期來台灣,我祈禱,屆時我能有機會將她帶進教會或參加小組,讓她也能認識這位創造萬物的主宰。待我抵達下塌飯店,天空才開始飄起濛濛細雨,這又是上帝給予的另一項恩典。

 

  隔天,我搭乘「超級白鳥號」前往北海道的函館。列車將通過世界最長的海底隧道--青函隧道。座位前方的時刻表,預告著即將通過隧道的時間。果真如預測一般準確,準時的潛入海底,約經過三十分鐘,再由海底竄出,劃破黑暗,正式登上北海道。一路上又是晴朗的好天氣,燦爛的陽光穿透一片片的樹林,也照射在列車裡,帶來令人愉悅的好心情。在函館享用了鐵路便當,新鮮的魚片及飽滿顆粒的鮭魚卵,讓人大呼過癮。

 

  當抵達札幌後,我再搭公車,準備前往飯店。但下了公車,我不確定要怎麼走,便詢問在路口等紅綠燈的一對母女。那位媽媽看見我推著一大隻行李,便問我從哪裡來?當她得知我來自台灣後,便試著用一口還不流利的中文跟我交談,讓我非常驚訝!原來她正在學中文,我們一邊尋找飯店,一邊用中文及日文聊天。我聊起我的旅程,而她也談到自己學習語言的障礙--沒有對象可以練習。這真是一語道出了眾多外語學習者的困難。她們不厭其煩的帶我找,問過路邊的大樓守衛,也用手機導航幫我找。我怕耽誤她們的時間,但她們堅稱沒有,最後終於順利的找到飯店。我衷心的向她們道謝,更感謝阿爸父神差派這對天使母女來幫助我。我在札幌的朋友,因得照顧住院的婆婆和先生,無法與我見面;上帝卻安排了這對母女與我聊天,排解了在異地一個人的孤單。

 

  我一進入房間,就驚訝得目瞪口呆。我只有付單人房的費用,但上帝卻安排我住進一間寬敞舒適、設備齊全的三人房;而且,落地窗外竟正對著一座不停旋轉、燈光不斷閃爍變化的摩天輪!這樣的美景當前,讓我都捨不得拉上窗簾呢!

 

  步出飯店,經過知名的狸小路,循著地圖走到附近的大通公園,為了一覽白色燈節的炫麗。儘管天氣嚴寒,只有零度左右,鼻子都快凍僵了,但遠遠就望見閃爍著金色燈光的札幌電視塔台,兩旁的兩顆大樹也全被繽紛的LED燈泡包覆,還有其他燈區展示,將整個公園映照的五光十色,讓人流連忘返。

 

  晚上八點過後,地下商店街的店家幾乎都已打烊,我和一家藥妝店的女店員聊天,才得知今天是白色燈節在大通公園展示的最後一天!想到這恰恰好趕上的恩典,嘴角不禁上揚起來。

 

  當要返鄉之際,雖然心中有些不捨,但回首這一路上所經歷滿滿的恩典和祝福,心裡便充滿了感恩。感謝上帝幫助我完成這趟冒險之旅;在不確定的行程中,全心信靠祂、仰望祂,以致得到出乎意料、最好的結果,這是我這趟旅行最大的收穫。

共有0筆分享, 共有0頁 前一頁 後一頁
姓名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換一張吧
分享內容
Add to Google RSS Feed